魏纪中:中国体坛如何应对金融危机

发布时间 : 2009-07-09

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使世界上难有一个国家幸免。上世纪末出现的亚洲金融危机中,中国所谓“风景这边独好”的情景,这次也难以再现。中国已经融入一体化的世界经济之中,岂能“独善其身”。我们只能冷静观察,认真分析,妥善应对,减少损失。

这种全球性的不景气现象已开始影响世界体育,而且这样的影响还得持续一段时间。因为,现在还没有看到世界经济何时复苏的前兆。

世界体育赛事主要靠的是实体经济企业的支撑,现在金融危机开始涉及实体经济层面,利润下降,大量裁员,扩展收缩,市场不振。

经济增长的放缓和财富效应的缩水使人们的消费概念不得不改变。这些因素都是大型赛事赞助的负面因素。世界是这样,中国恐怕也差不多。有些赛事目前似乎仍是“热火朝天”,因为赞助合同和电视转播权购买合同一般都是在3、4年前签订的。企业如果轻易失约就会给外界一个很负面的信号。因此,企业除非实在不得已,否则只能强撑下去,等待回暖。而对于今后的新赛事而言,也就是说在2010年以后的赛事而言,必然会面临困难的境况,上海的F1赛事已经给出了这样的前兆信号。

  面对这样的新情况,作为比赛的组织者或者承办者应该怎么办?

  该举办或承办的赛事还是要办,因为,我们还没有发展到经济危机的层面。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并没有明显恶化,中国经济稳定和较快的持续发展将构成日后世界经济回暖的因素。运动赛事既有其经济性,即商业化的赛事,更具有公益性,即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精神生活上的需要。因此,在必要时,各级政府机构应该给予必要的支持。

  下面的问题就是怎么办了。

  在这方面,我建议的第一点就是降低成本,减少开支,不必要过分铺张,除非某个赞助商有这样的特殊要求,并且承诺支付相应的费用。我过去一直认为,在中国办赛成本过高。这有主观上的原因和客观上的原因。主观上的原因是我们仍然受“好大喜功”思想的影响,总是想追求最好,总是互相攀比,总是要做成“面子工程”,总是要考虑方方面面的“利益”或者“实惠”。

  客观上的原因更多,一是上级主管部门要收取高额的“批准费”,把赛事,甚至国际的赛事,也视为主管部门的“垄断资产”。我认为政府体育主管部门应把体育运动的公益性放在首位,而不是把它看作是一种“得以进账的资源”。我不敢称之为“乱收费”,因为他们有政府的规定,但我认为,至少可以列为减少审批收费的改革内容,特别是政府事业单位改革的内容。

  二是,来自政府的收费压力仍然很大,既然是政府批准的活动,政府有关部门就应提供相应程度的服务,超过的服务适当收取一些费用也是合理的,但不能视为必然收费项目,而且越收越多。

  三是,中介服务机构问题。中介服务收费是合理的,但前提是中介服务机构必须有把“产品”价值提高的贡献,从提高的价值中收取费用。而目前,我国的一些中介机构牵一条线就伸手要钱,这些都是不规范的表现。我认为,这些因素的叠加就造成赛事成本过高,难以承受。

  第二点,就是用懂行和懂经济的人办赛,少走弯路,避免浪费。真正降低办赛成本要靠人的责任心和积极性。我不太主张在这方面过多地强调激励机制。激励机制并非万能的。发生在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引爆点的全球金融危机也说明了这一点,激励应是人的积极性,过头了就是人的贪婪心。

  第三点,我认为,社会应加强对体育事业公益性的认识和理解。很不幸,这样的观念近年来被淡化了。我认为,从政府主管部门的层次而言,他们是观点明确的,但是宣传不够。他们认为这是自然的事情,用不着多说。实际上是,你不多宣传,你过分地宣传奥运会和奥运会金牌,人们就会认为你忽略了体育事业的公益性,也就是说忽略了大众体育。社会上各企业对运动赛事的赞助,也应首先从企业的社会责任心出发,而不仅仅是一种营销的手段。如果企业这样看自己,那么是“自己把自己看扁了”,“企业的领导人把自己降到营销人员的层次”了。为什么这样说,因为体育事业有强烈的公益性。

  第四点,我认为,我们要把体育产业当成是一个创意产业,不断有所创新。这种创新是组合型创新,而不是发明或发现型创新。创意、创新的目的就是吸收更多的人参与运动赛事,使参与的人从中得到多方面的满足,这是营销的最原始,也是最基本的概念。

  最后一点,我认为也是最重要的一点:提高赛事本身的质量。好的赛事才有人看,不好的赛事,有天大本事的人也很难把场馆的座位填满,让电视台在黄金时间直播。而这一点恰是我们不够重视的,硬把劣质当优质去推出,而不注意提高赛事本身的质量。

摘自《中国体育》